<sub id="xfpvd"></sub>

        <address id="xfpvd"></address>

          <form id="xfpvd"><th id="xfpvd"></th></form>

          <form id="xfpvd"><nobr id="xfpvd"></nobr></form>

          當前位置:趣史網 > 野史秘聞 >

          “秦始皇是呂不韋的私生子”是司馬遷故意偽造的?

          發布時間:2019-01-03 類別:野史秘聞

          秦始皇是呂不韋私生子?這是一個千古之謎,由于年代久遠,事實已無法查實。然而有人從動機上開始懷疑《史記》記錄的真實性,由于司馬遷因禍遭到殘酷的宮刑,在他的筆下,歷代酷吏、暴君多少被涂上不良的墨跡,所以也不能排除司馬遷在記錄秦始皇時,因反感而夸大其辭。

          秦始皇(前259~前210),中國統一的秦王朝的開國皇帝。史書記載,他有三個名字。一曰嬴政,他是秦莊襄王之子,秦人贏姓,由于生于正月,故起名為正,古代通政,因此寫作政,所以追根而論為嬴政。二曰趙政,先秦時,有以出生地為姓的習俗。秦始皇以秦昭襄王四十八年(公元前259年)正月生于趙國首都邯鄲,故以趙為姓,稱趙政。三曰呂政,秦始皇又怎么會姓呂?這就牽扯到了秦始皇的身世問題。

          據《史記-呂不韋列傳》記載,贏政的父親子楚在趙國做人質時,當時趙國的政治投機商呂不韋鉆了秦國宮廷的空子。呂不韋先與一個能歌善舞的趙姬同居,知道趙姬有身孕后,讓趙姬去勾引秦太子子楚。不久子楚愛上趙姬,呂不韋便把趙姬獻給子楚。趙姬足月后生下贏政,子楚于是立趙姬為夫人。后來子楚回國繼承王位,死后把王位傳給子政。這種說法被班固所接收,于是《漢書》直接稱贏政為呂政。東漢高誘為《呂氏春秋》作注,他的序記載的情形跟司馬遷的記載基本一致:不韋取邯鄲姬,已有身,楚見說之,遂獻其姬,至楚所,生男,名之曰正,楚立之為夫人。唐司馬貞《史記索隱》這樣解釋:呂政者,始皇名政,是呂不韋幸姬有娠,獻莊襄王而生始皇,故云呂政。

          這種說法似乎有一定的道理。《史記-呂不韋傳》記載,姬自匿有身,至大期時生子政。期(古音為ji)即一周年。就是說子楚娶了趙姬一年后,趙姬才生贏政。十月懷胎,一朝分娩,按照這樣計算,贏政應該是子楚所生。從兩漢到宋元時期,一直都信奉秦始皇私生子之說,未有異議。

          秦始皇果真是私生子?這是一個千古之謎,由于年代久遠,事實已無法查實。然而有人從動機上開始懷疑《史記》記錄的真實性,由于司馬遷因禍遭到殘酷的宮刑,在他的筆下,歷代酷吏、暴君多少被涂上不良的墨跡,所以也不能排除司馬遷在記錄秦始皇時,因反感而夸大其辭。

          在明代,便有人開始對《史記》提出異議。明人湯聘尹以秦皇乃呂不韋之子,是戰國好事者為之。清代學者梁玉繩也提出異議,認為《史記》系從傳聞得來,非從考實得來,并從行文剖析,以為司馬遷在記述中即有所保留。明朝的王世貞則更進一步,他在《讀書后記》提出兩條理由:一是呂不韋為使自己長保富貴,故意編造自己是秦始皇的父親的故事;二是秦滅六國后,原六國的貴族或失去他們的食邑、或家破人亡。但他們除了進行言論攻擊外別無辦法對秦朝進行報復。于是在極端的憤恨中他們散播對秦始皇的身世進行攻擊的這一言論:秦始皇是呂不韋的私生子。秦宗室的香火到了這里也就熄滅了。六國雖亡,但秦國也同樣滅亡。另外,還有人對大期的解釋提出疑問。期,一年也,所謂大期,是指過十二個足月之后分娩(一說十個足月)。按照常情,女子發現有身,一般在孕后一二個月,既然呂不韋在獻其姬前已經知有身,據生育規律,趙姬何以能在歸子楚后十二個月方分娩生政?懷孕超期分娩的情況也有,但趙姬的超期未免超得過于異常。所以他們認為《史記-呂不韋傳》所述值得懷疑。

          郭沫若在《十批判書》也懷疑呂不韋為秦王政生父之事,他指出三個疑點。其一,僅見《史記》而為《國策》所不載,沒有其他的旁證,這未免不讓人產生懷疑。《戰國策》是研究戰國時期的重要史料,而秦國是戰國時期重要的國家之一,為什么對于呂不韋偷天換日,有關秦朝血脈的事情只字不提,一直等到西漢時期的《史記》才來記載?其二,關于秦始皇故事的情節與春申君與女環的故事如同一個刻板印出的文章,情節大類小說。春申君與女環的故事大致梗概是這樣的:趙國有個人叫李園,他想把自己的妹妹環獻給楚王,但是聽說楚王不能生育,惟恐妹妹進宮由于沒有子嗣而得寵愛不長久。于是他跟妹妹商量,先將她獻給春申君,等到懷孕的時候再獻給楚王。事情果真如愿,春申君果真使李園的妹妹懷上了孩子。事情至此也就到了關鍵時刻,這時李園的妹妹引誘春申君說:今妾自知有身矣,而旁人莫知。妾之幸君未久,誠以君之重而進妾于楚王,王必幸妾。妾賴天而有男,則是君之子為王也,楚國封盡可得,孰與其臨不測之罪乎?春申君被說服,遂將女環獻于楚王,生了個兒子,即后來的楚幽王。這段故事與呂不韋與趙姬的故事如此之相似,郭老據其推斷,呂不韋與趙姬的故事可能流行于西漢初年呂后執政時期,是呂氏集團成員仿春申君與女環的故事編造的,目的是為呂氏稱制制造輿論。其三,《史記-呂不韋傳》記載秦始皇的母親是邯鄲的歌姬,但是記載子楚回到秦國時候又說:子楚夫人,趙豪家女也,歌姬和豪家女,這二者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難于自圓其說。

          另外,不論《史記》也好,《戰國策》也好都記載了秦王政當上皇帝之后,呂不韋與太后私通。如果呂不韋以前和太后沒有任何關系的話,呂不韋必然會愛惜自己的政治生命,不會去和太后私通。只有呂不韋有所依仗(包括呂不韋認為秦王政就是自己兒子),或者和太后早有私通,才會冒險與太后私通的,否則,一個后庭美女如云的丞相,如不是有什么隱情,冒著生命危險與太后私通,讓人難以理解。

          轉眼間,兩千多年過去了,有關秦始皇身世的爭論仍未取得一致看法。但不論趙姬是否是有娠而嫁,還是嬴政真為皇室血脈,這些謅議均無法掩映他在中國歷史上的重要地位及作用。也許正是由于秦始皇的雄才大略和撲朔迷離的身世,才使得許多電視劇一部一部的戲說下去。

          歷史風云人物
          好彩票好彩票平台好彩票主页好彩票网站好彩票官网好彩票娱乐好彩票开户好彩票注册好彩票是真的吗好彩票登入好彩票快三好彩票时时彩好彩票手机app下载好彩票开奖 焦作 | 涿州 | 阳江 | 临海 | 丽江 | 阳泉 | 酒泉 | 扬州 | 台北 | 韶关 | 漳州 | 宜昌 | 宁德 | 台山 | 禹州 | 张家界 | 遂宁 | 汉中 | 惠州 | 蓬莱 | 宜都 | 高密 | 惠州 | 平潭 | 保山 | 吉安 | 广安 | 昌吉 | 怀化 | 吉林长春 | 黄冈 | 单县 | 丽江 | 迁安市 | 株洲 | 海东 | 保山 | 宿迁 | 蚌埠 | 厦门 | 巴中 | 晋中 | 娄底 | 无锡 | 日照 | 昌吉 | 芜湖 | 绵阳 | 慈溪 | 双鸭山 | 东台 | 永康 | 阿里 | 镇江 | 启东 | 馆陶 | 惠东 | 海丰 | 七台河 | 海东 | 广安 | 昭通 | 图木舒克 | 海北 | 德州 | 海南海口 | 兴化 | 景德镇 | 荣成 | 吴忠 | 烟台 | 绵阳 | 温州 | 浙江杭州 | 汉川 | 鹤壁 | 和田 | 辽源 | 启东 | 泰州 | 兴安盟 | 盘锦 | 大连 | 仁怀 | 广西南宁 | 辽阳 | 大连 | 瓦房店 | 海北 | 湖南长沙 | 安顺 | 青州 | 泰州 | 珠海 | 大丰 | 保定 | 台山 | 灌云 | 慈溪 | 大同 | 阿拉尔 | 大庆 | 湘西 | 衢州 | 三亚 | 海拉尔 | 阿拉尔 | 保定 | 牡丹江 | 盐城 | 武威 | 象山 | 洛阳 | 公主岭 | 扬州 | 云南昆明 | 呼伦贝尔 | 阿勒泰 | 白山 | 绥化 | 临沧 | 白城 | 固原 | 昭通 | 沛县 | 宁德 | 泗洪 | 济南 | 鹰潭 | 东台 | 日喀则 | 长垣 | 酒泉 | 扬中 | 扬中 | 象山 | 玉树 | 馆陶 | 阿勒泰 | 长葛 | 菏泽 | 梧州 | 杞县 | 枣阳 | 通化 | 四平 | 临汾 | 乌海 | 无锡 | 东阳 | 邹城 | 铁岭 | 张家口 | 漯河 | 韶关 | 保定 | 燕郊 | 三门峡 | 恩施 | 周口 | 自贡 | 白城 | 济源 | 贵州贵阳 | 象山 | 神木 | 吉林长春 | 台中 | 甘南 | 庆阳 | 甘肃兰州 | 德清 | 义乌 | 屯昌 | 遵义 | 庆阳 | 宝鸡 | 绥化 | 平顶山 | 东阳 | 定西 | 贵港 | 襄阳 | 永康 | 永州 | 宜春 | 漳州 | 张家口 | 平凉 | 柳州 | 通化 | 五指山 | 邯郸 | 濮阳 | 燕郊 | 喀什 | 扬中 | 宁波 | 芜湖 | 赵县 | 甘孜 | 黄石 | 文昌 | 安徽合肥 | 鄂尔多斯 | 文昌 | 枣阳 |